Tuesday, May 26, 2009

超越政治和经济的教育

Political development is the pre-requisit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我把这句political notion简化:欲搞好经济,请先搞好政治体系。这理论成了众多时事和政治评论者的金科玉律,然而我们那些活在当下的政治领袖似乎已把这句经典律例的精髓抛至九霄云外,置身度外地沉迷和沉沦在那尔虞我诈的政治游戏。领袖们在全力拚经济的时刻,请别漏了教育。


中国古代更不乏注重科举人才的君主,而文举制和武举制更协助朝廷吸纳了无数的顶尖人才,从中协助君主担政和施政。纵然女流之辈在重男轻女的狭隘思维下备受冷落和钳制,但到后来汉武帝坐正一国之君时已让女性在政治中抬头。因此,打从古代开始,可见国家都已非常注重教育,所谓的修身治国平天下更是每位老师和学者秉持的坚定信念。然而,到了现代,教育一环还是各为人父母的担忧之虑,无可厚非,这点是不必被质疑的。


国家的教育制度奠定了子民的知识水平,内涵修养和思考思维。良好的教育制度更是能协助国家发掘人才和培养人才,届时受良好教育系统熏陶的子民何尚不能为祖国贡献己力?教育应该,更必须超越政治之别;正如国家发展也必须超越政党派系之别,因为受惠的始终是自己,以及后代。


人,难免总有一种怕输,抑或“行头执输惨过败家”的心理症状,更有一种占为己有的心理病。好的东西唯我独有,那么我就肯定比他人出色。所以,政治渗入了教育。当政治与教育互相结合,换来的也只有不着边际的着落点和胶力,拉拉扯扯,碰了一鼻子灰的还是自己。把政治带入教育,是一种以己为中心点的斗争,其中更少不了民族情怀和种族意识的成分在内。


国家教育体系的败笔,主要在于欠缺透明度的遴选机制,以及在种族比例悬殊的情况下,总少不了的种族情怀。欲朝望象牙塔之门,得先通过大学预科班及高等教育文凭。由于大学预科班的学额不多,许多学生也只能望门兴叹,得其门却不得而入。现代学生不愿意进入修读高等教育文凭主要在于它的考试制度和课程纲领,当然以及在进入遴选大学科系的阶段时,学生未能如愿以偿报读心属的科系。这已把许多雄心壮志的未来大学生拒于门外,而纷纷转读私立大专院校或选择到海外留学。往往人才也因此而停滞于国外,在国外靠岸了。


我们必须清楚和了解,主导国家政治和经济的是教育,因为教育是培育人才的根源,更何况将来主宰国运的是国家栋梁们,并非一时妄意推行的政策和法律条文。所以,教育制度更不应有种族情怀和意识之分,反之,更须以公正且平等的开明政策去发掘及培育国家人才,方能使国家的脚步与世界接轨。不开明的教育政策,意味着强势的政治势力已渗透于其内。


在某程度上,教育必须如经济市场般自由浮动和开放,但前提必须要有一套公平的平台提供给所有参与分子竞争。政府在施行保护式教育政策时,虽然能在某方面带来一定的好处,但却牺牲了人才式的竞争,蒙受亏损的还是国家。


国家领袖欲打造所谓的顶级教育中心时,须确保不得由政治势力如油价般在内自由浮动,因为这将干扰教育政策的施行。当首相在提倡“一个马来西亚”的同时,是否洞悉教育政策的行政偏差近在眼前。当马华总会长主张开设中国大学分院时,是否想过独中统考仍在备受煎熬。超越政治和经济的教育制度,才是打开国家发展之门的金钥匙。

5 comments:

Mountebank said...

国家教育体系的败笔,主要在于欠缺透明度的遴选机制,以及在种族比例悬殊的情况下,总少不了的种族情怀。欲朝望象牙塔之门,得先通过大学预科班及高等教育文凭。由于大学预科班的学额不多,许多学生也只能望门兴叹,得其门却不得而入。现代学生不愿意进入修读高等教育文凭主要在于它的考试制度和课程纲领,当然以及在进入遴选大学科系的阶段时,学生未能如愿以偿报读心属的科系。这已把许多雄心壮志的未来大学生拒于门外,而纷纷转读私立大专院校或选择到海外留学。往往人才也因此而停滞于国外,在国外靠岸了。
----------------------------------

所以喏,多年来,大家都寄望马华可以端正这一切不公平的现象,板正种族主义的作祟蛊虫,只可惜,马华当家不当权,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戏,博宣传,造成马华被华社的唾弃,再这样搞下去,不久的将来,marcus就可以顺势加入马华公会了,hurray ! 愿有志者事成!

Marcus Tan 键汉 said...

谢谢你的祝福。

维雄 said...

That's why 英国有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政治与经济基本上是不可分开的。

至于在首相一个马来西亚前提下的教育系统,我觉得是一度屎,一度臭到不能再臭的屎。

Marcus Tan 键汉 said...

你是我认识的那位维雄吗?

路見要鳴 said...

教育公平在哪里?
教育公平的观念源远流长,
追求教育公平是人类社会古老的理念。
古希腊的大思想家柏拉图最早提出教育公平的思想,
孔子也提出“有教无类”的朴素教育民主思想。
教育公平的思想已在一些西方国家转化为立法措施
在法律上确定了人人都有受教育的平等机会。

反观我国华小在偏远地区,基础设施、师资得不到保证,
学生们坐在危房中读书很常见,
学校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教师,只能上最基础的几门课。
反观,在国小的学生,却享受着不断升级换代的教育设施,
选择自己所喜爱的课程,接受素质教育。

这种公平缺失严重挫伤了华小的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相对国小,华小的孩子一直接受着劣等的教育,
并将华小的低素质持续下去,造成长期性的竞争差异。

国家教育政策失误的后果让一部分老百姓去承担,
显然不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

华社群众最集中的意见之一,
就是受教育机会不平等,
国小,华小之间的差别在不断扩大,
教育资源配置不均只能让人叹息的话,
更让人产生切肤之痛。

p/s:
再看看昨天副首相的话,
真叫我家三代独中生感到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