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5, 2009

为了批评而批评的李文材

李文材身为务边国会议员,针对公共服务局海外留学奖学金却只懂得为了批评而批评,毫无诚意可言。更何况身为人民代议士的他不应该发表马华年年“准时”为优秀生上诉,做戏博宣传。李文材应该晓得,每年海外留学奖学金的名单都是在5月左右公布,除非李文材当上国会议员后公务异常繁忙,致使他无法关注奖学金是什么时候公布,否则他必须收回马华年年“准时”做戏的言论!


马华为国家执政的一份子,国家政策出错之际马华当然责无旁贷去协助学生们和纠正过错,而且更须负上一定的责任。今年情况甚乱的奖学金发放制度,也只因某撮公务员私自立下决定,从而导致非常多荒谬的案件发生。


纵然马华是执政政府,但对不惠利人民的政策依然会做出抨击和纠正,倘若马华对如此不符合逻辑的政策沉默寡言,到时再受李文材的抨击也无可厚非。官僚作风是国家行政体系里最失败之处,也是导致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的其中一环。马华作为政治团体,坦然不希望每年都会遇上如此难堪的奖学金上诉,更不必籍着奖学金上诉做戏博宣传,马华何必把自己的米缸往外倒?


李文材作为308后民联内其中的一个栋梁,必须清楚和了解须把枪口对准错误的政策,而并非也是受害者之一的马华,直毫无政治诚信可言。与其说马华博宣传,倒不如说马华每年都必须面对众多父母的谩骂和学生的怨气,上诉得直与否已令许多人民失望。


公共服务局不但没遵照内阁的决定行使政策,更私自作出许多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的决定,所以公共服务局肯定须被记上大过。国阵执政以来多年来的败笔主要在于没彻底检讨公务员的作业操守与准则,所以屡屡发生的公务员因犯错而只被调换职务的案件其实众人皆知,也是导致今时今日格局出现的主要原因。


李文材应该向社青团团长陆兆福多多学习和指教,思路清晰的他认清此奖学金制度的失误是源于公务员,而把炮口对准公共服务局。李文材不因为了个人和党团而进行廉价式政治宣传,纯粹为了批评而批评。同时间马华召开记者会对外宣布也有何不妥,难道所有事情和案件都须像鸵鸟般把头往泥土里埋吗?

20 comments:

黄绍华 said...

汉兄,
请容许没政党背景的小弟发表一点相反的意见。

我不认同你说李文才为了反对而反对,JPA确实出现了上有上策下有对策的做法,马华不应满足以每次用上诉来为华裔学子得到奖学金,而是应确保JPA能以透明和有效的机制来发放奖学金。

马华过去在这方面的努力不应感到自豪,你的说词或许只是马华党员不反对。

Marcus Tan 键汉 said...

绍华兄:

其实我只对真的看不过眼的事情,我才下笔,以消我怨。

我处理这类课题约有1年之久,其中也包括了处理2007年与2008年各类上诉个案,所以我真的很瞧不起发表如此廉价宣传式的李文材。

讲真,工作完成后马华高层领袖是否感到自豪,这点我不肯定。但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的是马华领袖不会因国家出现这些问题而感到自豪,这一点我非常肯定。

每当出现这类问题时,我,同事,总团长,教育局主任与成员们都很不好过。

我们其实更希望不要,也不会出现这类问题,可惜往往事与愿违。所以我对李文材说马华准时做戏博宣传感到非常厌恶,非常肚懒!

只不过某些做错的,不足的,我认为马华总该承认。比如,马华在国阵多年以来仍然无法改善公务员的效率,或操守,这是马华的失败。这也是该承认的,包括受傲慢自大的巫统牵连,这些我们都懂的。

我也曾经受过家长无力的对待,谩骂,怨恨,抱怨;也有欲哭无泪,哭红眼眶,甚至哀声连连,我都尝试过其中滋味。你以为总团长要面对这些民恨之际会感到很自豪吗?

所以,归根究底,倘若我是马华领袖,我会要求李文材道歉,否则抨击马华做戏博宣传,我本身也是难消心头怨!

黄绍华 said...

汉兄,
只要你以较客观和抱着肯接纳不同声音的出现,我不认为李文才说错了,更不须要道歉,我想马华特别是马青也料到类似案件今年也会和往年一样。。

马华总不能抱着上诉和协商来处理每件问题,而是通过分享政权和伙伴关系来更妥当的解决问题,。但试问有几个马华领袖敢和巫统如此的争取?

华裔对马华处理问题的不满不单此事件,马华在处理增建华小同样令华社很失望。为何马华无法争取到制度化的增建华小,这都是华裔选票外流的关键。

华社最关心的就是教育课题,一日马华无法在教育课题办得更好,那就休想华裔选票的回流。

我要强调的是我是无政党背景,纯粹是以一位华裔来发表我的浅见。希望这不同的意见不会令你感到不爽。。

Marcus Tan 键汉 said...

绍华兄,

其实也没什么。我倒很欢迎与我多多交流,只不过最近有很多无理取闹的民联支持者到处留言,详情可浏览阿武叔,振国的blog。

没有不爽,也没有什么东西。

或许我之前处理这类课题,我的意思是in the line的时候,回想起来可能比较情绪化吧。

你的意见我很认同,你的观点也很中肯。期待我们以后多点交流意见!很高兴认识你!

王孙文 said...

绍华兄,对于你的看法和言论,我可以接受。

至少,那是你的诚恳语气和写道僵局。

只是,在马来西亚的人民必须承认多数族群占优势,而且他们的平均收入也比人家少。

有时候,当有关当局以家庭收入来衡量时,我们确切吃亏了,这是现实生活里的实际情况。

富有的友族也只是少数的他们而已,其中也包括了安华,卡立,以及巫统权贵。

欢迎您来我的部落格游览,谢谢!

也是鸟人的王孙文

Mountebank said...

不管你这位茅头小子如何的左拐右弯,如何的费心费力的找一些似是而非虚无缥缈的文字来为马华公会辩驳,以下五个字道尽一切:~~~~

当家不当权!

marcus老弟,不如留点气力,有空时想一想,为什么你的拉曼文凭从来不受到政府的承认?

行有余力,才来为明日黄花的马华诵经吊丧。

Mountebank said...

我也曾经受过家长无力的对待,谩骂,怨恨,抱怨;也有欲哭无泪,哭红眼眶,甚至哀声连连,我都尝试过其中滋味。你以为总团长要面对这些民恨之际会感到很自豪吗?

所以,归根究底,倘若我是马华领袖,我会要求李文材道歉,否则抨击马华做戏博宣传,我本身也是难消心头怨!

---------------------------------


甘地说:“如果你错,你无权生气。”

Mountebank said...

Friday, May 15, 2009
一个不是执政党的“执政党”

(志忠的谎言与分享 )


http://cheetong-tan.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15.html
----------------------------

Marcus 请好好的读这篇文章,搞清楚逻辑,把思路弄清楚,先后次序有了个谱,才上来这里写你的部落格好吗?

不然,又像小胖妹一样的,在网路上闹笑话了。

黄绍华 said...

汉兄,
交朋友和交流不是问题,但小小条件就是不可因自己是国阵成员党的一分子就要死硬维护国阵所有的政策,特别是不被大众所接受的政策。

我想说的就是,情绪化就是不对,我们应以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和思考问题,更不可以太过主观,客观点会比较被认同。

我不懂经过我们交流几次后你还坚持李文才须要对他的言论道歉吗? 我很想知道你的立场。

我不是抱着要拆人何人的台,也不是为认何人辩护,只是说说心里话。

黄绍华 said...

汉兄,

交朋友和交流不是问题,但小小条件就是不可因自己是国阵成员党的一分子就要死硬维护国阵所有的政策,特别是不被大众所接受的政策。

我想说的就是,情绪化就是不对,我们应以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和思考问题,更不可以太过主观,客观点会比较被认同。

我不懂经过我们交流几次后你还坚持李文才须要对他的言论道歉吗? 我很想知道你的立场。

我不是抱着要拆人何人的台,也不是为认何人辩护,只是说说心里话。

Marcus Tan 键汉 said...

孙文:谢谢你的留言!

绍华:

1)我不是国阵成员党党员,所以我抚心自问并没有死硬维护国阵所有政策,包括你可以看到之前我对霹雳州风波的看法。

2)情绪化是不对,我赞同你的说法。只不过人都会友七情六欲,我在部落抒发我的不满应该无碍吧。

3)我个人是否坚持要李文材道歉?我只是小小人物一个,讲真我并不能做什么行动要求李文材道歉。倘若你要我真实地答你,答案是要。

再看今天的报章,我来说说:

1)如果李文材炮轰马华或马华领袖们(部长)办事无力,仍然会出现行政偏差,我的确非常赞同。

2)李文材使用“做戏”,“博宣传”类似的字眼令我感到非常反感,因为事实并非如此。

3)举几个例子:

a.陆兆福炮轰公共服务局而已。
b.林吉祥炮轰公共服务局和马华内阁部长。

再加上在野党多位领袖的言论发表,都没说类似李文材那廉价式的宣传字眼,我对于此确实很肚懒。

绍华兄,你明白吗?李文材那些字眼和言论确实与行动党领袖的不一。肤浅的咬文嚼字只会加深华社对马华的不满,然而我却赞同行动党领袖所讲的,因为他们句句如实,和李文材的,这就是分别。

Mountebank said...

绍华,

领教过了这个家伙“无厘头”式的回答了吧?

基本上,他和我私底下认识的马华朋友一样,都是一个模样。

他们的应对方式,千篇一律,都是:
(1)反对党反对马华,一定有他的私心,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2)虽然马华是政府(的一分子),但是如果政府的决策错误,一定是小拿破仑在作怪(虽然小拿破仑也是政府的一分子),也马华一点关系也没有(虽然马华都是部长级的政府大官)。

以上两点,前一项缺乏反省能力,后一项极力和政府滥权枉法做了一个“大切割”,撇清和这些“民怨”来源有任何的关系。

这就是今天马华党员的心态。

我认为,只有在三年后的大选,让人民把马华从天上的高位拉下来,让他们看清人民真正的需要和心声,他们才会真正的苏醒过来。

你认为呢?

Marcus Tan 键汉 said...

mountebank,好久没回复你了,纵然你的无价值言论和炮轰不值得我回复。

哎!这回真的是连一个非马华党员,都会被认为是马华党员,我真命苦啊!

重申:在下并不是马华党员。

Mountebank said...

这样一来,我更要炮轰马华公会了。

可恶!马华公会不但当家不当权,在政府体制内,没有作为,无法话事楂fit;然后,在小拿破仑体制外的马华博客动态目录的管理也是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居然把你列入仙班,真是岂有此理;你既然知道了,居然还任人鱼肉,,上下其手,不作澄清,如此精神,完全符合马华的龟头哲学,那未,少了一张马华党证,又有何差异?

http://mcabloggers.blogspot.com/

Marcus Tan 键汉 said...

mountebank兄:

可别乱乱开炮。我是自愿加入的,哈哈。因为我认同啊。

Marcus Tan 键汉 said...

mountebank兄:

可别乱乱开炮。我是自愿加入的,哈哈。因为我认同啊。

Marcus Tan 键汉 said...

mountebank兄:

可别乱乱开炮。我是自愿加入的,哈哈。因为我认同啊。

Mountebank said...

谢谢你的明志。

如同在法院内,I have no further question。

黄绍华 said...

汉兄,
你确实过于情绪化,你根本不必因李文材使用“做戏”,“博宣传”类似的字眼感到反感。

这只是政治人物的贯用词,你试回忆马华特别是马青领袖也不常用这样的字眼来指责民联领袖。

要参政就得能接受其他人的批评和接纳反对的声音,如这样也承受不了就干脆离政治远一点,免得伤了心脏,气坏身体。

我要再强调,李文才的言论并没有错,你不信我无所谓,你道可在马华圈里问问那些比较清醒的党员,问多人的意见再下定论。

黄绍华 said...

Mountebank兄,
你好,我们借用汉兄的平台来回应,恐怕会引起人家想说我们两在 “围攻” 汉兄。

欢迎你到我的部落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