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4, 2009

侃谈末代的国阵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夫婿年轻之际在外风流快活,宽宏大量的妻子难得咽下心中那口百般无奈的怨气,原谅丈夫;事隔50多年夫婿又再临老入花丛,试问昔日的妻子岂可再次原谅夫婿?春秋晋国的士季曾经对晋灵公说过:“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奈何晋灵公还是执意惘然,大言不惭,最终得以遭忠臣赵盾的族弟赵穿刺杀。


所谓上得多山终遇虎,国阵风流倜傥了逾50年,最终遭人民嫌弃也属无可厚非之举。身为理智且成熟的民主选民,我认为我们并不能否定国阵执政以来的政绩和存在价值。国阵如今沦落至无底洞的局面,也是选民领悟了“货比三家”的基本道理。我坚持强调,要带领国家迈向成熟的民主机制,除了政党领袖之外,选民可谓扮演了民主的推手,角色异常吃重。经历无声308政治海啸的国阵,依然我行我素。或许把事情说得贴切点,封建自我的仍是巫统领袖,其他成员党更是犹如哑子吃莲,有苦说不得。


我们不能一味批评国阵的不是,但忘了国家必须存在的两线制衡。公务员的惰性使然,以及巫统领袖的傲慢自大,是致使国阵没落的主要因素。国阵执政多年以来,都视公务员为政治铁票,以致出现国阵异常“疼惜”和“爱护”公务员的格局。在政治现实中,国阵下对了棋步。但是国阵却不晓得毫无杀伤力的卒子竟然也可越过楚河,实实在在将了主帅。


全民哗然的公共服务奖学金制度,令许多优异生失望低落;令许多母亲哭红了眼眶;也令许多父亲扬言不再往天秤旁边的空格打“X”,这一切只因自认权力大过部长的公务员开始。基于多方面不为人知,还是不得而知的考量而被迫定下如此荒谬的政策,试问此荒谬的政策只能掀起民怨时,国家能否从中取利?官逼民反,差强人意的公共服务是奠定了执政政府今日的败笔。


事不对即必修对,而不是以其他视线掩饰事情的不对。犹如向非法放贷集团借贷的赌徒,输清光后借;借了再赌;赌输后再借,永见不得光明。林甘短片否定了国家的司法真谛;南北大道否定了国家的经济诚信;霹雳风波揭开国阵的权力狂想,再加上一系列被反对党揭露而浮上台面的贪污滥权,人民已迫不及待吹起改革的号角。以一事盖一事的掩饰手法,在如今科技与网络媒体崛起的时代已属片尾曲。


正当末路进入国阵眼帘之际,成熟的选民必须清楚和了解,唯有健全的两线制衡才能使国家踏进真正的民主阶梯。国阵执政已久的局面让我们领会了物极必反的道理,选民也须知道倘若让民联执政太久也并非好事一桩。国家的资源分配,行政操作和政策制定必须依靠成熟和健全的两线制牵起有效的抗衡作用。任何一方的政党领袖都受到“人民法庭”的裁决,因为两线制里也包括了政党轮替和政策监督,才是上上之策。


选民必须认清今日国阵的腐败,以及反对党日渐庞大的政治势力是一个事实,因为这是一个生态轮回的定律。步入末代的国阵,从今开始必须认识生生不灭的道理。国阵大可不必气馁,因为东山可再起,棋盘可再调整;民联大可做好本份,因为选民永远是会做最明智的选择。国家唯有在良好的两线制牵制下,人民才会得到最高的政治回佣。

10 comments:

林季 said...

其实,马华加上其他政党的力量可以救国阵。问题是如何令巫统内那些“饭桶”滚蛋!

如果情况还是不行,这些政党已经策略的全部选择离开。

问题的关键是翁诗杰为什么还是认为与蔡细历全力合作非常困难?

这次也是马华保自己的最后棋步了!

睡猪----------Kelvin Chong said...

两线制就是执政政府与反对党轮流交替,希望下届大选看得到吧!
可能当国阵被拉下马时,键汉该起来了吧!我会支持你的!

lookcow said...

我们期待“政治两线制”,政客切在制造“政治两极化”。。。

我们希望政治“换向”,政客为了椅子求“换班”。。。

牧牛人

Marcus Tan 键汉 said...

回林季:有些事情不必说出口,我们都懂的。

回Kelvin:哇,不敢不敢,等下我被人拖出去砍头。我个人较希望以后有一份成功的事业,安乐的家庭就好。关心政治是关心我们的后代,他们的未来。

回lookcow:希望两线制衡会真的出现!

林季 said...

键汉:

对,知易行难。

但,如果没有行动做表示,时间一久,时机已过。

你们应该再死谏翁诗杰。

林季 said...

一个丁福南被欺负,十个人讲道理站在他身边,就没有人敢乱来。

蔡细历的立场很清楚,请问翁诗杰的呢?

马华要生存,肯定要与民意站在一起,这是至少可以做到的。

Marcus Tan 键汉 said...

林季:

我个人很认同你那丁福南的例子。

的确,有许多事情虽然以党员意愿违背,可是当事与愿违时,我们却无能无力。

更何况我不是党员。

Marcus Tan 键汉 said...

纠正:的确,有许多事情虽然以党员意愿“为依归”。

Marcus Tan 键汉 said...

纠正:的确,有许多事情虽然以党员意愿“为依归”。

林季 said...

是不是党员,不重要。我也不是民联或国阵支持者,有些事情,我们就事论事。不用针对党或人,结果可以达成比较一致的答案。

既然你支持国阵,你应该思考如何纠正国阵的问题从而令国阵获得更多的选票。

而我个人比较倾向,如果问题一直累积而没有被解决,国阵筹码是一天比一天少。我想蔡细历是政治人物,历练与眼界在现阶段可以看见都远远较翁诗杰高。如果翁诗杰还是一味以为凭借着个人形象比较可以像马英九一样。

道理就像马英九与王金平合作一样,马英九的能耐及技巧也远比翁诗杰圆润。给蔡细历一个表现的窗口是必须的,矮化蔡细历等同给自己添麻烦。二除了可以化解恩怨,也可以不令蔡细历失去支援,也要支持蔡的人继续不满。

在立场上,蔡细历比较倾向处理翁诗杰不适宜处理马华与巫统的关系一样。就像当年的李金狮与林良实。可以肯定翁诗杰的角色比林良实好很多。认真思考比对,难道会没有出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