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7, 2009

民主,已英年早逝。

这一刻,我谨以最沉重的心情,哀悼失去的民主精神。

曾几何时,蓝天碧云,青山环绕的霹雳州,变得如此令人痛心疾首?

身为霹雳州子民的我,又怎能不感受到全民的锥心之痛?

相似一场马戏团的州议会,简直惹人笑柄!饱读圣贤书,情操高尚的议员何时变得如此无理取闹;与其说相似禽兽,倒不如说连禽兽都不如。

此时此刻,霹雳州已是满地政治鲜血。洒满土地上的鲜血,尽是霹雳州子民的尊严和骄傲。

今日,我再也提不起任何精神,勾不起任何思绪,敲不起任何灵感抒写部落,因为蛮横专制的言行举止已叫我感到百般无奈。

民主,已英年早逝。

7 comments:

tom said...

死掉了也要把它從墳墓里挖出來,賜與圣水,使其復活。。。只是,圣水的到來還是需要等待。。。

guaz_伟俊 said...

民主?已经走了~ 已经离开大马了~

睡猪--寻找自己 said...

为何不真正的还政于民,重新选举?
把整个州内的政治破坏成这个样子,对于人民有何好处?
尊贵的苏丹与摄政王,你们于心何忍?受害的全是你们的子民,王室可以不涉政治,但总可以重新选举吧!
还政于民!

Mountebank said...

相似一场马戏团的州议会,简直惹人笑柄!饱读圣贤书,情操高尚的议员何时变得如此无理取闹;与其说相似禽兽,倒不如说连禽兽都不如。
--------------------------------

大胆党民,居然敢称呼 尊贵的 拿督马汉顺行政议员为马戏团的猴子。

来人呀,给我拖出去,宰了!

Johnny NGAU said...

马汉顺、郑可扬这两位霹雳州国阵“伪政府”的傀儡简直就是霹雳州华社的耻辱。

Lexus said...

我也是吡州子民,身感同受。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Because of you (马汉顺) 我被街坊强权强暴了还要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