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3, 2009

从新加坡看大马政治

历史是最好的借鉴,历史告诉我们当年新加坡的退出是正确的。或许,这也是天意,以致沙巴和砂拉越的加入促使大马多元化的政治发展因素之一。普遍上新加坡给人的印象是非常正面的,至少它的政治发展路线比大马的好许多,地理位置比大马略输一筹的小国也能在世界经济蛋糕中分一杯羹,新国领导层应记上大功。


翻开历史的文字与数据,仔细观看,不难发现其实有许多应属大马国籍的新加坡人在政府领导层中担任核心的要职。现任卫生部长许文远乃槟州子民;前副总理吴庆瑞和杜进才更是来自于马六甲和太平。抚心自问,充满多元化历史文物的大马除了天然资源丰富以外,人才更是不落人后。或许直接地说,就是大马欠缺制度化的政策导致人才流失,而人才也比任何一项天然资源来得更珍贵,更是一项极具前瞻性的投资,可惜,大马未能对此尽其善用。有句话非常讽刺的就是新加坡从来不缺少人才,只是须烦恼如何令人才发挥出最佳的潜能。


新加坡政治其实在某些方面与大马存在着异曲同工之处。强大的执政人民行动党控制了新加坡的政治和发展逾50多年,并重用精英制,发掘人才,培养人才,重用人才。新国政府会把新一代的年轻人们引入政府行政机关,为国家领导层和在政治发展的路线上注入新血,实行新陈代谢的良好替换系统。人民行动党至今仍牢牢掌控国家政权,是可以被理解的。


有趣的是强大的执政党正面对着反对党的来势汹汹,纵然上届大选人民行动党依然囊获约70%选票,但反对党的崛起却让执政党感到忧心忡忡。随着经济海啸席卷全球各国,身为东南亚区经济强国之一的新加坡当然也无可幸免。民心求变,新时代的年轻思维更是执政党密切关注的问题。这一点与大马非常相似,不同的就是大马的执政党正面临逐渐垮台的政治局面。


新加坡与大马政治格局相扣的一环就是,新加坡其实也是属于多元种族的一种,但碍于种族比例不及于大马如此悬殊的因素,所以普遍上还是由华裔坐正众多要职。有一点非常值得探讨的就是,新加坡选民非常看重候选人的履历,或许这与他们的思维水平有关。看重候选人的履历也属于重用人才的一环,新加坡在这一点可做得不比其他西方国家逊色。


以目前来看,纵然大马的现实政治发展的脚步比新加坡快许多,但其实这并不能一概而论。新加坡的政治发展较倾向于成熟的思维和思路的开发,说李显龙以CEO制的管理法则治理新加坡一点也不过分,制度化和高效率的行政系统乃是选民至爱。在这一点输了个马头的大马需自知理亏,并取他人长处补自之短。


新加坡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来自国外,也别忘了有许多大马子民选择“自我放逐”到新加坡另谋高职,赚取比大马高一倍兑换值的新币。当中不乏对大马政治前景感到悲观,嫌经济不够好,或是不被政府珍惜的人才,可谓比比皆是。他们会称自己为Singaporean,会以一张PR在手而感到自豪。同是身为大马子民的我们,我们可否以Malaysian一词感到骄傲,我们可否自称是Malaysian Chinese,而并非Chinese Malaysian


首相最近对新加坡的官访给了笔者一个非一般的深思和启示,当我们谩骂和批判政府的无能时,可否想过最实际的解决方案?也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身体力行地打入政治,参与政治,批改政治,而并非只一味懂得使用选票进行改变,但许多人认为不可能而就选择原地踏步了。的确,新加坡选民那前瞻性和前进性的政治思维是值得我们参考的。

8 comments:

elize said...

李光耀说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间的问题,不只是国与国之间的问题,而是对种族、宗教和文化等持有不同的态度。’由此可见,这50 年来,大马始终是没改变过,反而退步了。

睡猪----------Kelvin Chong said...

我觉得还好,新加坡是一党独大的政治生态,反对党没有生存空间,这点就不太好了!

wizaro said...

"新加坡的政治发展较倾向于成熟的思维和思路的开发,说李显耀以CEO制的管理法则治理新加坡一点也不过分,"

是李光耀還是李顯龍? 請作者發佈文章之前校讀與修正錯誤. 把一國之首的名字給弄錯可是低級錯誤啊.

Marcus Tan 键汉 said...

对不起,已校对。
谢谢!

Sim Heng said...

汉兄,一針見血呀!马来西亚天然資源何其多,但还是輸了新加坡,为甚么?心知肚明。不说也罢。人家靠一个港口起家,做到風生水起,我國呢?白象的港口,夠本事。夠丢人呀!他们的辦事能力,真是快而準。真是一流。我國很多人才都去了新加坡定居,那还要回来。我國是在退步而不是在進步。醒醒吧!

Marcus Tan 键汉 said...

我未能承认新加坡全部行政机关都是高效率,快而准,但至少我们都知道新国的确实比我们的好许多许多。

人才?唉。。
大家心知肚明的。。

林韋地 said...

我也覺得還好,大馬的文化素養和文化輸出能力比新加坡好得多。

Mr Foo said...

没办法,占多数的族群在思想,教育,态度,文化,行政,管理,经济等,都是二流的,为了让他们可以生存,也只好把以上的元素都调低到二流,不然的话他们真的在这世上消失,我们没有选择下只好背着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