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09

蜡烛和手铐,衣服和警察

这是一场警察政治秀!无论是穿着威风凛凛的官服,还是身倚普通服装的警察,总给人一种爱恨交集的感受。香港连续剧告诉我们,警察是从心善良,严正如一的人民保姆。港产片也让我们知道,警察的职责是保护市民的性命和财产,避免受到无辜的伤害和损失。然而,社会现实其实每日在我们的耳边轻声细语,道知我们其实戏剧和影片都是在欺骗我们。


一场因蜡烛而起的大闹剧,警方因此而显得狂妄自大;在野党因此而显得懦弱无奈;在朝的因此而显得沉默寡言;人民更是因此而七分颜色上大红,怒气冲天,民愤几乎一发不可收拾。



抛下政治成见,人民不要看到节节败坏的治安,更不要在夕阳落幕之际即感到心惊胆跳,深怕下一个是后脑被迫连施针线的受害者。倘若一举一动已抵触法律权限或超越法定地位,警方欲采取行动则无可厚非。一个必须被认清的事实是即这一切闹剧不是警方的无理取闹,而是无理取闹背后的人权意识。


警方在扣捕李映霞和擅闯行动党总部的举动上,暴露了他们作为在三权鼎立下,一个执法单位的自以为是与藐视人权的庸能和腐败。法律不外人情,动用手铐牢铐着一个毫无威胁性的党工,法律外的人情更是比不上禽兽之间的感情。警方更视人权和皇法为自家律例,把人权和皇法操控在手掌里,令欲更换衣裳的议员甚感尴尬,而且还必须在坚持的对立下方可移到没有闭路视像的空间进行人权式的换衣。原来,换衣是需要动用到人权意识;索取牙刷也需要动用到人权法则,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议员来说,口齿可是比折断了的牙刷来得更尖锐,更威胁!人权,绝对可以凌驾这一切!




活在新时代的执政党和在野党真不容易当,人民更是难做人。既然人都这么难做了,不如去当只葡萄牙犬,说不定还有机会得到奥巴马的宠笼,总好比被动用手铐或在隐私未能获得保护下更衣的人活得更好。薪水高或薪水低的人民保姆,并不是这样当的。


医药系和工程系再也不会得到青睐,因为修读法律系的将会比这些更出人头地,米缸因而也更加丰满。届时,人人将需要法律的援助。聘请律师,从脱衣到人权,从手铐到电脑,从地庭到高庭,从高庭到上诉庭,再从上诉庭到联邦法庭;律师们喜上眉梢,警察们不可开交。广东话的俗语曰:“锅锅新鲜锅锅劲!”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对也对也。


孟德斯鸠说过:“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易的经验。”

4 comments:

吉打马青 said...

蜡烛能点燃民主吗?
我不认同这一点。

但看得出有心人致意燃芭火滚。

警察不捉小偷,飙车手,坏人,却捉了大马最佳演员。不死才怪!

王孙文

hardtalk said...

hello marcus, pls don't do many things to diaturb me, if not, i won't let u off!

i know u r working at MCA, pls becareful when u back, becareful banana.....

Marcus Tan 键汉 said...

pls tell me how to becareful?
thanks.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一年又一年 这座城市换黑衫
谁还在欢唱 谁不再反抗
一代又一代 先贤锣鼓走过来
家在土里长 国在心里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