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08

再度回复Kay对马华的言论

细谈916(一〕Kay:
你们这些毕业于拉曼的学生哥们,难道从来没有自问过: “ 为何马华是执政党,为何我的文凭不受政府承认? ”

想来你们最后也是:来个哑口无言,叹息。

所以呢, 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还要为虎作帐,助虐为纣?

====================================================================

细谈916(二〕Kay:
小心你的书写内容被你老板看到。

马华高层都是一些想当官的 (为人民着想?哈哈,等久久吧),当了反对党,就没有荣华富贵了嘢。

308过后,马华还是没有醒过来,对巫统还是不敢用力呛声,改变国阵体制,又没有它的份,人民的讯息如斯清楚了,高层依然故我。

你可以想象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这些老百姓,那么讨厌马华了。

哦,对了,你的拉曼文凭,政府承认了吗?

====================================================================

首先,Kay兄,先声明我的做法。把你的留言放上来并非挑战或挑畔之意,宝贵的意见无从避免,所以特意放上来,好让其他网友们能够从中学习。原谅原谅,不要见怪。

好。针对细谈916(一〕的留言。真的是一个好课题。以前爆发拉曼工程文凭申请警队被拒绝事件,进而引发全国人民关注拉曼学院的文凭。经过一番交涉,政府最终承认拉曼大多数的文凭而也并非全部。

拉曼大学和拉曼学院皆由马华公会创办,其中拉曼学院取得一对一的津贴。我必须说出一项事实。虽拉曼由马华创办,但行政和管理皆是独立,马华不得干涉拉曼的行政运作机构。唯有这样,才能确保拉曼的独立操作性,并不受外界势力干扰。对于马华公会成立拉曼,但是,拉曼的行政是由一群与政治背景无关的学术份子以专业的方式去打理。我个人认为,某些文凭不受承认,马华公会被认为是无能。我保证,我会对于这件事去做更详细的了解。做不对,做不好,承认,有什么不对?如果外界对马华在这项课题道于失败,我不否认也不承认。

针对细谈916(二〕的留言。如果老兄认为怕被我的老板看到,大可放心。作为一名现代领袖,应保持现今时代的思维和开明的眼光。就算被看到又如何?事实无以论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和眼光,自己认为的并非对,随着他人言论起舞也不恰当。所以,我说的都是个人意见,没什么,我不是什么领袖,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喜欢上部落抒发抒发而已。

至于你说马华高层人物贪恋金钱和权利,我还是保持我一贯的作风,即不否认也不承认。我不在其中,我不能作出批评,抱歉!但是,我的确看过一件事。308大选,我认识的一名领袖在成绩公布之际,显然是随着反风败北了。刹时我看到的是他最真实的一面。他落下男儿泪,脸也跟着红起来了,在场的家属也跟着如此。在那个时候看到这一幕情景,刹时的确不好过。这位领袖在他选区所做的都有目共睹,这一点我知道。因为反风,因为巫统,再加上其他因素,让他当不上人民代表。事后,事情发生了,他真的很爱莫能助,因为他已不是议员了。

为虎作帐,助虐为纣。国阵领袖无能,民联支持者hoot。民联领袖做错,国阵支持者hoot。人之常情,天然定律。我本身认为啦,马华很想改革,但有些领袖做不出,有些走不出框框,失败。

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加入民联阵线。
反对党以前怎样对执政党,炮轰马华戴宋谷,有错!反对党现在戴宋谷,没错?什么道理?
是不是讲话不用本?

对于这些支持什么政党的意愿,我保持因人而异的态度。我的看法是始终支持健康的政党轮替和两线制衡,所以两边的政党都应该壮大。

虽说眼见为实,但眼睛所看见的,亦往往不过是表面现象。若再戴着有色眼镜,那就更看不到实况。

共勉之。
大家加油!

2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Marcus, 当大时代的逆行者是不容易的,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自己在做的是什么,你我同路,彼此共勉。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谁能为人民做事,就支持谁。。。
谁犯错?就下台。
天桥裂了。。。 有人需要负责
国会漏水。。。 有人需要负责
蒙古炸弹。。。 有人需要负责
私家侦探失踪。。。 有人需要负责

因为现任政府傲慢,所以从来没有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