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08

细谈916(二〕

916当天,发觉回到办公室总觉得气氛是有点不一样,而且当天的心情也非笔墨可以形容,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2点正的新闻发布会,大伙儿都在收看着安华的一举一动,看他到底葫芦里是卖什么仙药。结果,还是和前一晚在KJ Stadium所发表的大同小异,令人大失所望。

916后,很明显地看到一个很狼狈的情况出现,安华好像放断了线的风筝,收不回来了。尽管许多民联的支持者都说916是精神上的改革,但是当我们看回安华在当初发表的伟大916执政言论,的确是很显然的告诉了人民那天肯定会执政。到最后,安华和公正党的领袖们才说916当天未必会成功。916当天失败不代表变天失败,同时侯也象征精神上和思维上的变天及改革。无论如何,安华成功激起了东马人民的内心,安华以916的方式间接地告诉了马来西亚西马人民忘了东马人民。

916后,有些民联支持者开始打退堂鼓,有些则对安华失望,另一些则对变天还保留希望。昨天的安华记者招待会,916课题好像被炒不起来了。记者招待会的当儿,安华还被记者问个不是,更被媒体询问名单和何时变天的问题。感觉上安华耍了人民,耍了媒体。

声称获得足够议员支持的安华,并没有立即组成新政府,反而还要求与首相见面,以探讨和平移交政权事宜。首相在这一次也变得聪明,不接见民联领袖,他是做对的。倘若接见了,民联领袖可以在外畅所欲言,而首相也像刀板上的鱼肉,任他们宰杀。于是,安华再要求首相召开紧急国会会议,以便提呈不信任动议。如果首相要倒自己的米,他可以这样做。亦有人说,倘若安华手头上真的没足够的议员支持,哪怕召开几十次的紧急会议?

安华把球踢回给首相,也导致人民也把目光也转向首相,人民也对首相指责,问个不是。安华这一招也很聪明,要首相继续承担一切,同时也是减少人民对他指责和失望的一个方法。916没完没了。

大刀阔斧,其实真的很适合马华要改革和走的方向。以前,马华和反对党的确是水火不容,到如今也是如此。

我认为,如果马华要做到真正的开明和民主政党,就必须要改变思想:对任何人,对反对党采取开明的态度对待。在某方面的政治诠释上,执政党和反对党是合作伙伴。这一点,我觉得一点也没有错。如果反对党做对,为何做执政党的马华不可以赞扬?如果反对党含冤,为何不可以帮他们?

马华必须持有一个态度,就是全新和全心对待全部人民。反对党的,难道就不是人吗?做错的hoot,做对的就不可以赏吗?政治理念不一样就不一样,但是开明的态度会令人感觉马华的不一样,走上改革之路,赢得更多人的掌声。打个比方:槟城被列入为文化遗产,但行动党不但没抢功劳,反而呼吁国阵政党一同协助保护工作。我只可以说,不理是真做戏还是假做戏,但他们至少做了一场好戏。站在人民的角度,我给他们一个掌声。马华领袖就是缺少了这个新意识。

916当天,我告诉自己,变成反对党有什么不好。国家需要制衡,执政党做反对党的工作,反对党做执政党的工作,政党轮替,两线制衡,受益的是国家人民。反对党很久以前都开发了网络市场,所以在308成功了。308过后,国阵领袖才纷纷架设部落,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应看得更前方,我们要探讨未来的路将如何走。倘若到那时侯才适应,迟了。

分析问题要有主见,随着他人言论起舞,往往中了对方心计还不自觉。

1 comment:

kay said...

小心你的书写内容被你老板看到。

马华高层都是一些想当官的 (为人民着想?哈哈,等久久吧),当了反对党,就没有荣华富贵了嘢。

308过后,马华还是没有醒过来,对巫统还是不敢用力呛声,改变国阵体制,又没有它的份,人民的讯息如斯清楚了,高层依然故我。

你可以想象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这些老百姓,那么讨厌马华了。

哦,对了,你的拉曼文凭,政府承认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