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8, 2009

贪污是一种习惯,不是需求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is the fight against the mother of all evils", said by Sali Berisha, Albania Prime Minister.

意即:“打击贪污,就是打击万恶之源”。

有人的地方,就有贪污。这是定律,也可说是人之常情。日常生活中少不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再加上欲望和要求成为推动力(driving power),促成了所谓的贪污。

贪污,无时无刻都环绕在我们的日常作息中。当日复一日的行为举止成为了习惯,它已不再是需求,而是一种根深蒂固式的“习惯”。贪污,可以有很多种,包括金钱,权力,女人,男人等。总而言之,背后的诱惑,肯定有一样是你想要的。

早前曾说过,没有一个政权是不贪的,更没有多少个活在这时代的圣人能抵挡得了背后的诱惑。当这个逻辑成立的时候,反贪污机构就扮演着非常吃重的角色。可是,倘若反贪污机构也无法展示它应有的公信力,该有的操守和准则的时候,它是时候更改名称和换新招牌,索性称为“保贪污”机构。

马来西亚的“反贪污委员会”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回顾香港廉政公署,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ICAC,在回归中国大陆以前是直接向英女皇负责。其公正不一的作风和操守,成为了人人皆赞的口碑,更是成为许多国家学习的模范。翻开廉政公署的档案,他们的操作方向离不开三大方针,即执法,预防和教育。再拿它来与大马的反贪委员会对照,有如天渊之别,令人猛摇头颅。

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在2008年公布的年度全球贪污指数,大马排名第47,但这份报告却没涵括多个重要的国家,所以一切数据仅供参考。另一边厢,在亚洲贪污趋势的报告中,新加坡,日本和香港独傲居首,名列前三名。

赵明福案件成了反贪污委员会的引爆器,更是反贪污委员会的污点和败笔。反贪污委员会的形象和公信力从此更加没落和大打折扣。本来都已打折了,现在还要再打,我看已没什么价值了。

我们不能一味地拿反贪污委员会和廉政公署作出比较,毕竟后者也是经历过一段非常黑暗的葛柏案件,才有今时今日的独立性和权威。当然,我不否认赵明福为我们留下了一个毕生难以抹除的记忆和教训。

在大马,反贪污委员乃隶属于权居一人之下的首相属,而委员会的主席在首相的建议下,由国家元首委任。原本存在的机制的独立操作性都叫人难以信服,又如何成为一个所谓的独立机构,都是瞒天过海的瞎说。

反贪污委员会应该向国会下议院负责,属下的职员或高官可以是公务员,但委员会之首(主席)必须经由国会或国家元首独立委任。另外,与现在的监督机制无异,同样的必须有一定的机构负责去监督反贪污委员会的操作,其中必须包括了平均的朝野政党人数,具有公信力和权威性的非政府组织机构在内。第三,少不了国内外的专才或知识分子在内。

要肃贪不难,难的是如何从教育着手,教育民众。当然,这又与国家的经济,政治,司法,就业能力多方面的因素息息相关。有需求就有供应,久而久之,它就成了一种习惯,关于这一点,我们大家都必须抚心自问。

3 comments:

维雄 said...

上梁不正下梁歪。

巫统大选时,涉及金钱政治的那些人物最终有被处置吗?

反贪污委员会有权力介入吗?好像是没有。

wong said...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Freddie said...

键汉,

'马华会长理事会议决,禁止所有党员通过平面和电子媒体,对党及党领袖做出不公批评,进而破坏党形象或影响党的威信及声誉'.

Do you have any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