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 2009

不淡不咸的李源益何必退出州政府?


一日复一日,明日何其多,如今也已成蹉跎。吉打州米都太子路过港宰猪场坎坷的命运,已是铁一般的事实地印证在全国人民的眼中。屠业者心中万般的无奈,谁人知?


这一场由州务大臣阿兹然,市政局和突然浮上台面的苏建祥三方面上演的粤语残片,结局的确是有点残不忍睹。民联执政吉打州之后,阿兹然已公开表明将拆除此宰猪场,并收回有关土地,供美食中心建设之用。在未寻得适合的搬迁地点,及在众舆论的兴压之下,阿兹然暂缓拆除行动一个月。然而,这一个月不动声色地溜过,结果宰猪场还是逃不了民联州政府的魔掌。


有一点我们必须清楚地了解和知道的就是,行动党唯一的州议员李源益并不属于州政府的一份子。吉打州行政议员由回教党和公正党73法分配,而李源益也只是区区一个州议员,何来如苏建祥口中的退出州政府之言?民联是在308大选后由回教党,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的非正式结盟阵线,既没有正式的社团注册也没有一致的政治理念。因此,行动党 在吉打州也只能称得上是友党而非正式的成员党。


苏建祥贵为行动党兵如港州议员和吉打州主席,也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把李源益当作是执政团队的一份子,阿兹然更没有公开表示代表行动党的李源益在政府的确实身份和地位。虽然苏建祥那当机立断的批判精神值得赞扬,但却暴露出民联友党之间的弊端。民联昔日所作出代民问政的山盟海誓,如今也已不攻自破,统称老黄卖瓜,自卖自夸。


有一点值得骄傲的就是李源益成功通过其助理向州务大臣“争取”暂缓拆除行动一个月,奈何这位吉打州政坛失意人还是得退出民联阵线,不向恶势力低头。该抨击的不是回教党的极端主义,而是不开明和不体恤人民的施政作风。州政府理应协助屠业人士成功寻找搬迁地段之后,才动手拆除原有的宰猪场,屠业者的要求丝毫不过分。


李源益身为行动党人民地方代议士却无法发挥应有的民联精神协助解决民瘼,他选择不与吴清桂站在同一阵线乃情有可原,可谓骑虎难下。陈暐树贵为州行政议员都已无法插手有效解决此事,毫无执政实权的李源益又如何为民请命?


事实胜于雄辩,民联的政治基础归根究底都是源自执政利益的考量。这由安华深思谋虑而一手撮合的非正式结盟阵线最终还是被局内人瓦解,脆弱的基础换来的也只是令人民感到嗤之以鼻的政绩。

12 comments:

Jack said...

YB李孤军作战,实在不容易。
假如A流感改称猪流感,这间屠场更快咸家富贵咯!

陳不平 said...

吉州行動党确没有代表在行政议會,但並不代表吉州行動党就不是民联政府的伙伴,就如当年进步党虽身在国阵,却没有代表在内阁是一样的道理。
何况行動党在吉州尚拥有市议员及村長,若不是成员党是不會獲得分配市议员及村長职。
民联有差錯,是該受批判,但也要有基本的理据及常识,否則不但貽笑大方,当然也服不了人。

Marcus Tan 键汉 said...

没错,就因为他们是伙伴,才能获分配市议员及村长职。

坦白说,行动党退出吉打州民联是可以理喻的,因为仅有一席位的州议员也无任何政治冲击,而且更为行动党塑造敢怒敢言的形象。

但是,我不能苟同的就是什么民联之间的共同的政治理想或合作基础,空谈的。民联根本没有本身的一套政治/执政论述,因为现阶段的民联只是靠攻打国阵的弱点,强化自我。

吉打马青 said...

州务大臣口中的KAWAN是什么?

而回教党在槟城又何解?

残酷的政治社会,你必须接受它的衍变。

这是吉打州政府成立时,州务大臣向媒体的谈话。

不会,又是媒体工作者会错意吧。

王孙文

Fairnation said...

不要说民联,国阵执政了50年的执政论述是什么?有多少人知道?有多少人认同?

Marcus Tan 键汉 said...

对,没错,国阵的执政论述又是什么?

但,我必须指出一点.

许多人现在把民联跟国阵的弊端挂钩,是一种烂比烂的心态.

仿佛就好像,国阵之前也是这样的,国阵以前就是这样无能的,所以在利用了国阵成为箭靶过后,就抵消了民联所犯的过错.

令人担忧.

Fairnation said...

我们别州的人民就是改变不到吉打大多数选民的思想?
为什么他们需要拆猪场? 别的州不需要?

你叫那些平时,阿鸡阿左的吉打回教党议员来KL和槟城上阵看,看他会不会中选?

为什么别的州没有问题,这是我们要探讨的问题。。

陳不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陳不平 said...

不平再三說过:民联有差錯,是該受批判。同样的道理,国阵的濫权腐敗,也一样该受批判。偏偏有許多見树不見林的国阵領袖或博客,懂得挑出民联的弊病,让广大人民鞭策是值得称許的。但对国阵多如牛毛的大弊案,却听而闻或視而不見,甚至砌词企图掩飾或开脱,把广大人民当傻瓜。
当有人指出国阵的差错时,这些人就說是一种要不得比烂的心态。这种说法是否承认国阵很烂,既是很烂,当然不可支持。
如果当事人的选区是巫统碰上回教党,当事人會选誰呢?如果认为两者皆烂,又不願棄权不投票或投废票,又如何不是在烂中选一呢?这不是比烂,选較为不烂嗎?又如何不比烂呢?
如不选回教党,又不願棄权不投票或投废票,那就一定要投巫统,那豈不是助紂为虐乎?

July 2, 2009 1:05 AM

gogainchin said...

其实当今就是比烂 !
如果不是,请问那个政党完美无缺,没有问题的?

国阵不开明和不体恤人民的施政作风,已经数十年了,马华民政等只能向恶势力低头,不敢得罪极端的污统,人们只好投奔比较不烂的民联了.

今天宰猪场坎坷的命运,与国阵也有很大的关系啊,只不过是来不及开铲,就被赶下台了!

如果民联不行,我看大家下次只好自己选自己了!

gogainchin said...

其实当今就是比烂 !
如果不是,请问那个政党完美无缺,没有问题的?

国阵不开明和不体恤人民的施政作风,已经数十年了,马华民政等只能向恶势力低头,不敢得罪极端的污统,人们只好投奔比较不烂的民联了.

今天宰猪场坎坷的命运,与国阵也有很大的关系啊,只不过是来不及开铲,就被赶下台了!

如果民联不行,我看大家下次只好自己选自己了!

Jack said...

我们这些人只会骂来骂去,指来指去。。。

谁来可怜那些待宰的猪?

人家天生注定应该给你们宰杀的吗?

整天讲人权人权。。。猪就没有猪权吗?

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