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9, 2009

越谈越空的政治论述

纠缠了回教党数十年的马华公会,到如今还是紧咬不放,就好像林吉祥患上了“紧咬”症,每天对着马华历代总会长与署理总会长穷追猛打,也得要咬出个血流如注的剧情,让嗜血的观众拍手叫好。

早前,马华公会文告被评越来越语无伦次,走过了一个甲子,文告还是属于“极端主义”,“神权国”,“宗教狂热份子”,“虚伪”,“真面目”等枯乏和呆穷的字眼论述,看久了还真会琅琅上口,倒背如流。有一点不难理解的是马华之所以紧咬回教党,是因为回教党仍是原汁原味的宗教党。就算是埃尔多安还是保守派,每当政府宣布回教党认为不利于土著的政策之际,马华公会总是逮着他们的反对立场,拼了老命都要谴责,以泄心头之恨。

以政治的角度出发,民联的存在,也的确存有“政治正确”的味道。当国阵成员党相继沉沦的时候,一股新的力量将会把国阵送入历史,是否能超生就不得而知。民联的存在,就是利用了国阵的弊端,践踏着它而上,来个顺势英雄,拯救了国家。马华公会更显得是民联的扶把,一步一步被践踏,一日一日被否定,因为最好炮轰的,最好欺负的,就是马华公会!

民联执政初期,缔造出一片良好的声望和政境,为人民强打信心和定心针,并用行动告诉人民,你们做对了选择!所以308胜选后,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似烂非烂的主轴思想的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组成民联,宣布执政某些州属。

三党在竞选期间在报章上大肆宣传,承诺,誓言,宣言和理念口沫横飞,满天神佛。日落洞之虎更是大拍胸口保护和协助豆蔻村村民,最后还得劳烦最高荣耀的秘书长忙得团团转过后,才宣布引用国家土地法典阻止豆蔻村暂被夷为平地。事到如今,民联之所以取得非凡的成就,功劳归安华背后的国外顶尖智囊团成员莫属。

从308到现在,虽然民联处处以民为本,但三党之间的关系和合作却是疲弱。三党的创党宗旨和政治理念都互不相干,三党又怎么能言行一致地施政?姑且不论三党之间的政治地位,但在许多课题上民联已逐渐显露出她的弊端和祸害之处。吉打州行动党敢怒敢言,更是当机立断宣布退出州政府,虽然可能赢得一些掌声,但却让人民看见行动党和回教党之间的主仆关系。议席就是筹码,回教党深知不用看行动党的脸色办事的道理。

此外,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就是林冠英声称州政府已尽能力协助处理豆蔻村一事,辩驳过后更拿起机关枪猛扫前朝政府,许子根又再次被林冠英埋伏,满身伤痕。林冠英大权在握,却拿不出诚意和能力解决事情,看来前朝政府将永不超生,所以不要忘记,民联将来还有一大堆账目等着算进前朝政府的帐簿里面,然后就顺水推舟,替人民的记忆保温,但最后问题仍丢在角落头,成了无头公案。

烂比烂,因为前朝很烂,所以都是前朝政府的错,人民切勿怪民联,这些都是前朝留下来的祸根。好吧,既然国阵都已堕落了,干脆也让民联一起跟着这种政治正确的理念堕落吧。烂比烂,总有一个没有这样烂吧。好吧,就让人民决定那一个比较不烂吧!

9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Marcus, 你用了马华的思维套在民联的身上。

你说"虽然可能赢得一些掌声,但却让人民看见行动党和回教党之间的主仆关系。"

可你也别忘记,回教党也觉得在槟城也说不到话。他们不是主仆关系。他们是各据山头。

能选个比较不烂的已经是福气了。别忘记,就算换了政府,州的"机器"大部分还是用回旧的。官僚主义是要用很长的时间改善的。

Marcus Tan 键汉 said...

是,我认同你的点。

基本上,国阵执政了50余年,到如今,我还真的看不出有什么政治论述。

其实国阵就是一个联合政府,大家只不过共同在一个平台下分享政权。

各据山头,就会如国阵般演变成主仆关系。吉打mb还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说tak kisah!

是,没错,改变官僚是一项漫长的斗争。我觉得这无论朝野都是想改变的一环。

所以,当民联执政的时候,他们会为以前说过的话感到羞耻。除非他们真的是讲到做到,我会支持他们。

Fairnation said...

这是吉打MB个人性格的问题,可是吉打MB终归有压力,只是碍于面子问题。
风波过后,
吉打MB要跟支持他的马来人交代,行动党也对有吃猪肉的华印裔交了代。另外安排宰猪场,也设立了协调机制。

两党没有人独赢,也没有人输。吃猪肉的有猪肉吃,不吃的远离宰猪场的煎熬。各取所需。

回教党没有资格一党独大,因为他要跟污桶和公正党分选区。

thepplway求真 said...

这文章谈了几个问题:政治正确
但是却没有提出这意味什么?
贬义?褒义?酸意?还是政治正确?

如果你回顾历史会发现对反对党批判很多的国阵,扭曲其原意的308后都乐此不疲的告诉人民,马华要改革要听取民意,巫统如何霸权.....我的妈妈呀,这些论调从50-60年代还没有行动党的日子左派就已经说到坐监牢甚至党也给封了。你说政治正确?难道巫统为首的从英殖民政府抄袭承而来的才是政治正确,而其他国阵或联盟成员党在敲边鼓的不也是你说的政治正确吗?

知道酸意从何而来吗?民联做得不好或不合民意马上就有公民社会的监督、呛声,难道陈君耳朵发聋听不见民间对民联的愤怒,也看不到民联可以接受改革的呼声的事实?

有一位时事评论员说得好,你也在场,不知道还记得吗?国阵的政权是否合情合理历史还有待考证!

Marcus Tan 键汉 said...

或许我真的耳聋吧,我还听不出有什么极大的回应。

民联现在给人看到的情况就是接招挡招。问题出现了,才极力去解决。

坦诚,一方面我欣赏在林吉祥的插手下,宰猪场事情表面上相似解决了。但却是一场戏,无论谁真谁假都好,如果当初民联能够解决问题的话,根本不需要拆了,才很英雄式地说我们成功解决,事情圆满结束。

国阵的政权是否合情合理基本上我认为已无关痛痒,反正都这样烂。但是,坊间频频抨击巫统多滥权,腐败,不要忘记,这是其他成员党一手造成的。要负责,马华,国大党,进步党等必须负上更大的政治责任。

gogainchin said...

....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似烂非烂的主轴思想的...
--> 你认为是烂还是不烂?

....一方面我欣赏在林吉祥的插手下,宰猪场事情表面上相似解决了。但却是一场戏,....
--> 到底欣赏还是不欣赏 ?

...国阵的政权是否合情合理基本上我认为已无关痛痒,反正都这样烂。但是,坊间.....
--> 既然认为已无关痛痒,切处处关心?

你的论述经常出现矛盾的地方,都不知你的中心思想在那里.

gogainchin said...

....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似烂非烂的主轴思想的...
--> 你认为是烂还是不烂?

....一方面我欣赏在林吉祥的插手下,宰猪场事情表面上相似解决了。但却是一场戏,....
--> 到底欣赏还是不欣赏 ?

...国阵的政权是否合情合理基本上我认为已无关痛痒,反正都这样烂。但是,坊间.....
--> 既然认为已无关痛痒,切处处关心?

你的论述经常出现矛盾的地方,都不知你的中心思想在那里.

Marcus Tan 键汉 said...

我是个怪兰,我认为每样东西/事情都是一体两面,有好也有坏。

我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好的,就该支持;反之,就必须接受批判和反对,不分朝野,政党,党派。

宰猪场事件让我看见吉打州政府被人民批评的一面,这是良性的。比起那些像无头苍蝇般无从认知却鼎力支持的支持者好许多。

同时,这也是为民联好,无不妥。

即使是国阵也是如此。但我觉得关心,是没有错的吧。

Fairnation said...

Marcus,你算不上怪兰。至少你的态度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