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3, 2009

下台是自救的最佳方案

瘾君子吸毒已久,毒瘾缠身,无法自拔,他宁愿社会放弃他,也不要放弃毒品,这是他的生活方式。一个长期浸淫在国家最高机关和权力的政党,也有毒瘾,过着它习惯已久的生活方式。倘若一个瘾君子欲重新来过,不应是说能不能,而是该问肯不肯。

党选过了,马华领导层旧新接替,眼前形势似乎一片大好,党员们欣喜若狂,仿佛柳暗花明又一村。毒瘾依然缠身,谈改革也得左右兼顾,骑虎难下。内忧外患,是多年不断被叙说的感叹词。自收购南洋报业而引发的党争,至今,马华仍没有停止过。自称代表华社的政党虽拥有一些国家机关的掌控权,但在许多方面却表现的力不从心。

你说马华没关心华教吗?其实并不,无论是大选年或是非大选年,华小的增建依然从没间断。你说马华没关心华小吗?董事部的户口是最好的成绩单,没人能否定。但是,由于我国的政治局势是由多数非华裔主导的干部,造成当初与巫统和国大党一起打拼江山的马华,成了众人的箭靶。

理由非常简单,为何马华落在如此残疾的格局,原因与它的核心权力和政治力量有关。马华作为国家核心权力的第二股政治力量,注意,是第二股力量。在国父和敦陈祯禄的时代仍可以呈现所谓的平起平坐局面,而1969年被撤回的财政部长和贸工部一职是最典型的象征。我没有历史包袱,所以我不能加以解释,但这很可能是那时代的非华裔领袖开始意识到华裔的众力量,而所安排的部署。

如今,在华社的圈子里头,我们认为马华已经无关痛痒,甚至没有任何值得存在的价值,但还是那一句,我们仍不知道大多数的马来群众如何看马华。至于那些公正党或行动党的非华裔领袖所说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并不晓得外面的实战情况。

多年以来,巫统都以似恐龙 又似天使的形象出现。对政治毫无认知的普罗大众是最好的温度计,也是最好的KPI。往往政府在拟定政策的时候受,他们首当其冲会感受最深,同时也是最敏感的一群。

马华频频处于挨打的楚状,是因为发挥不了它应有的政治力量和效应。最直接的说法就是,马华无应用内安法令的主动权,所以无时无刻都被人呛声,因为马华没有实权。巫统以强腕的姿态驯服了其他成员党,所以也制造了一种人民只敢“后面骂”而不敢“前面骂”的催眠式格局。当然,Raja Petra,黄进发等人例外。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权不贪污。巫统已是被定格了的腐烂政党,马华基于应有的原则底下其实不应该退出国阵。要巫统改变更是纸上谈兵,马华欲浴火重生,重新寻求选民的委托,下台是最好的选择。这是格局,更是现实。陈水扁也因抵挡不住格局的压迫,他必须下台,必须辞职。前任首相阿都拉亦是如此。

倘若马华要巫统改变,以及为两线制和政党轮替制而牺牲,我想,这是马华内部自纠和外部自救的最佳方案。

9 comments:

Kee Wai said...

如果退出国阵又或者败选,救得了国阵以及马华,让他们好好重新改革,成功塑造新形象新气息;十年两届后依然是好汉,到时再把政权赢回来也不迟。

你来我往 said...

都说了不再理那个人,不再提那个人了;怎么还有那么多的文章出现?
一个已经被人民唾弃,已经没有人有兴趣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事的日落西山组织,还有值得我们讨论的地方吗?
拜托!不要再发文章到当今大马了,请珍惜里面的篇幅吧!

Mountebank said...

天呀,Marcus,这篇文章真的是你写的吗?

写得很好,很有见地。。。

我再问一声:真的是你本人写的吗? ( 在怀疑中)

Marcus Tan 键汉 said...

Kee Wai:要实现政党轮替,就只好但愿如此.

你来我往:好的,我会反省.

Bank:不,是被人冒充的。

维雄 said...

我也怀疑这篇文章是不是博主写的,对不起,我知错了。

我也认为马华退出国阵是唯一的活路。

Freddie said...

‘巫统已是被定格了的腐烂政党,马华基于应有的原则底下其实不应该退出国阵。要巫统改变更是纸上谈兵,马华欲浴火重生,重新寻求选民的委托,下台是最好的选择。’


键汉,你造反了,哈哈。

是被人冒充的,你还张帖在自己的网站?要不要把他楸出来?

Marcus Tan 键汉 said...

erm..为何说造反呢?我并不是马华党员。

无论如何,历史告诉我们下台是最直接,最容易的洗罪方式。

安华被判入监狱之后,一洗巫统的影子。这就是好处。下台并不是死路,问题是下台过后如何重振才是关键。

Freddie said...

哦,原来不是马华党员,说话自由的多了。

Freddie said...

国阵积重难返,贪官污吏众多,官官相护。

要振作要整治必须下重药,把贪污的通通都绳之以法,不能虎头蛇尾,这件事必须由国阵自己做,狠狠的干。

如果下届国阵败了,新政府忙于适应新政权,这些毒瘤留给新政府也未必能把他们除掉,到时苦的还是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