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9, 2009

回教党的大趋势

回教党党内的两派之争,因联合政府一事而更显得白热化。众人议论纷纷,谈回教党的分裂,论它的治国理念,有者甚至认为联合政府概念只是巫统借用挑拨民联三党的空城计。


自专业人士开始延伸进回教党组织架构,便出现了媒体陈述的两派之争。所谓的保守派和开明派的明争暗斗,已动摇了民联成员内部的信心。民联三党的昭人之心,路人皆知。民联至今在4个州属执政,是一项对信心和合作重大且严峻的考验。以回教党手头上持有的国会议席,也仅是微弱的谈判筹码。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她将难与公正党分庭抗礼,因为公正党以及行动党局限了回教党的发挥空间,这或许多少与回教党的斗争理念有关。


在频频接二连三的补选中,选后数据显示,回教党在华社心中的忧虑已逐渐消除,许多华裔已不畏惧回教党,手中持有的选票更不在话下。从创党走到现在如日中天的步伐,回教党曾彻底地被华社遗弃。回教党欲施加回教法,成立神权国的斗争理念其实遭到内部开明派人士的力量制衡。比起国阵的腐败政绩,人民在308毫不犹疑地选择靠拢回教党。


其中一个造就回教党308辉煌战绩的因素是城市政治。须知,乡村政治与城市政治截然不同,巫统在乡村所领导和分而治之的政治作风令乡村政治不及城市政治。换句话说,长期在大城市谋生的游子,在无限制的资讯流通的平台上接触了两听则明的政治舆论和观点,以致在大选时为国阵奠定了致命性的战绩。


把神权国变换成,抑或包装成福利国,人民不得而知。回教党欲在大马政坛继续壮大和立足,就必须偏靠中间路线,去掉激进化政策和理念,以吸引更多非回教徒和开明人士。回教党以回教法和可兰经作为建党基础,其中党章更阐明建立回教国,实行回教法是宗旨之一。不难理解,许多非回教徒选民因此而感到害怕,只是在巫统的相对之下,人民舍弃了巫统。


事到如今,没有一个回教党领袖能诠释何谓回教国,以及如何施行回教法。回教国到底又是怎么样的一个形式面世,各说各法,胡乱猜测,又或许它可能不会面世。据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主席符氏阐述,回教党是强调以公正及廉洁的价值观去治党团和国家,当然应回教法而衍生的措施也是人为所致。


有一点值得一提的就是回教党的奋斗精神,从不怠慢,也不曾松懈。回巫晤谈触及的是国家政策方针和政坛党派错综复杂及藕断丝连的关系,也恰似断送了人民对于政党轮替和两线制衡的政治期盼。无论是内部或是外部制衡,这是民主体系的一部分,也是必然存在的民主价值。


回教党必须摆脱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影子,提拔和栽培新人接班。否则,当聂阿兹不在之际,将是回教党分裂之时。

5 comments:

Susuteh 奶茶 said...

小弟,都说是“精神”领袖,要怎么摆脱呢?
必须强调一点,回教党的强项是动员力量,这点是收复巫统的主干,教师团队,所以回教党可以在任何地方竞选,都不担心没有人出来帮忙。。。

现在的人们,可能先看人,才来选,所以回教党不要认为自己是必胜的长胜将军。

维雄 said...

回教党的分裂是我乐意看见的,这才是民主的体现。

至于回巫是否会合成一体?我怕它们有牙?结果如何民主会给你答案。

马华在这件事情上肯定是猪八戒照镜子。

Rothschild said...

派系斗争?
在马来西亚没有派系斗争的都不是政党,是福利社。
马华有,民政有,行动党有,巫统一样有。

联合政府,这个根本就不会成事的建议根本不值得一谈。是回教党部分人士天真的认为巫统真的会和他们组成联合政府。其实巫统只是志在分裂民联。
一个蛋糕都不够分,还要放人进来分?
部长怎么分?马华要,民政要,回教党又要??!
巫统内部的人打死都不愿意。难道要加到40++个部长职?

如果回教党和巫统搞联合政府,处境最尴尬的是马华。

Marcus Tan 键汉 said...

奶茶:就是因为他是精神领袖,一当他不在,党就可能会出现问题。

有些选民的确是选人,但现阶段我不敢说。只要背着民联三党旗帜,在城市区的胜算都很大一下。

维雄:马华也曾分裂过,不知你认为也是民主的体现吗?

对,没有错,从政治角度而言,巫统若尝试分裂民联,这是没有错的。

但,这样搞,那样搞,搞到来牺牲了人民的权益,还是最不值得的。

Rothschild said...

不要害怕,
因为新的时代总会到来,
能改变人民想法的就是教育,
人总会死,没错,
老一辈的人也会死去,这些人也是国阵在乡镇的支持者。未来的主人翁,未来的主人翁,在说的是年轻的一辈。最重要的就是年轻一辈要有清晰的头脑。
要客观就不要被任何政党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