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0, 2009

与郑丁贤面对面

叫星洲日报副总编辑一职太沉重!

终身学习执行主任郭义民律师,马华兼马青中委王乃志,著名时事评论员拿督谢诗坚与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于昨日受邀为森美兰全民辨翻天担任主讲嘉宾。

较早前在翻转猪肚就是屎一文当中替郑丁贤感到不值,除了感叹民联支持的盲目跟风,更感叹言论自由已渐渐失去它原有的价值。在芙蓉有幸与郑丁贤面对面,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后就乘机与这位副总编辑聊一聊。

郑丁贤之前批评国阵的文章大获好评,受到许多读者的青睐,非常受欢迎。然而,纳吉在“突击拜访”星洲日报总社后,所写过的[用政绩说话][与纳吉面对面]即惹来无数的谩骂和恶意批评,有些读者更扬言他是走狗,为了薪水被逼出卖民族良心。

显然,郑丁贤给我的答案并不是我期待的,但也总算满意。其实各行各业都有属于自己的流言蜚语,抑或刀光剑影。刀光剑影是什么来的?猜想应该不必多说,你们都该晓得。郑丁贤说,这两篇文章“出街”后立即惹来民间的反弹声潮,是有迹可寻而言。所谓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郑丁贤的“事出必有因”也直叫在与他面对面的我,心中感到无奈。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媒体应享有言论自由,乃理所当然之事。然而,时下的趋势是不可理喻的。当郑丁贤写了这两篇文章后,读者说媒体失去了言论自由,被受到打压。郑丁贤说这是一派胡言,纳吉造访星洲日报总社,也不失为一种光荣,更何况星洲日报并没哀求首相前来拜访。

[用政绩说话]表达了郑丁贤对新任国家领导层的看法之外,更直接表明领导层必须以成绩服众,否则再多的权力也徒劳无功。

不批评国阵,错!?

批评民联,错!?

这一回,难道中肯的言论,也错吗?





2 comments:

Lay Kuan said...

就算我接收郑先生是一时失手,或受环境限制,你能否认他以往擦鞋的纪录吗?

下次见到郑先生的时候,请代我问他为何他曾经替阿都拉粉饰?谢谢。

------------------------


這100天,感覺良好
2004-06-16 18:17:41 MYT

■阿都拉任首相第一天從辦公室瞭望布城的清真寺。(03/11/2003)(放大)
馬來西亞各反對黨在這一段期間,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局面。自從阿都拉上任首相以來,反對黨失去反對的音量;他們缺少了批評的課題,也失去了攻擊的對象;反對黨好像已經不是過去的反對黨了。

這和過去20年來,反對黨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批評材料,以及固定的攻擊對象,大異其趣。尤有甚者,阿都拉的許多政策,他們不但不能反對,而且不得不支持及唱和。

阿都拉發動反貪污措施,反對黨必須和全國人民一齊鼓掌稱慶;阿都拉展延145億元(約38億美元)的雙軌鐵道工程,大家都一致讚好;阿都拉突襲移民廳、整頓公共服務界,無人有異議;阿都拉改善和新加坡的關係,各界給予認同。

反對黨的尷尬,反映阿都拉就任首相100天來,給人民一種feel good(好感)的感覺。當然,100天並不足以產生重大的結構性改變,但是,100天是一個試金石,它是對一位新領袖的能力、誠意和公信力的一種探測。

無疑的,阿都拉不僅通過考驗,而且是以標青的成績通過考驗。

阿都拉獲得民間社會的支持,主要是建立在4項基礎。

1.塑造施政的道德基礎

過去一段長時間,大馬政治最令人痛心者,就是道德政治的淪喪。利益和利害關係取代了政治的倫理價值,很多政策決定是基於個人和集團的需要,而不是基於公眾需要。

這種強橫的做法,傷害了政治應有的道德基礎。強勢的政治人物,可以應用手中的權力,把黑說成白,顛三倒四,是非不分。

一個道德意識不強的政府,肯定缺乏道德勇氣和政治意願來對付貪污腐敗。而一旦營私舞弊者沒有受到對付,他就會更加猖獗,同時也鼓勵更多人加入腐敗行列;久而久之,整個政治更加腐朽,長期下去,政治道德就會崩盤。

人民對這種現象感到憤怒和擔憂,但是,執政者缺乏堅決的意願去糾正。因此,過去幾屆大選,選票不斷流到回教黨,就是人民的心聲的表達。

阿都拉上任之後的幾項措施,顯示他在修補政治道德方面,下了一番功夫,這包括展延招標程序出現疑問的重大工程、成立整頓警隊的皇家委員會、一系列對抗貪污措施、提升行政效率等等。

這些措施能否改變存在已久的惡質政治文化,目前還未能斷定;不過,它們顯示了阿都拉的施政哲學,有其道德的考量,因此得到民眾的好感。

2.重視微觀調控

過去20年來,大馬的宏觀經濟建設,確實做得不錯;這包括硬體大型設施,如摩天樓、機場、大道、輕快鐵、港口、布特拉行政中心、多媒體走廊等等。

但是,政府卻忽略了微觀管理(Micro-management)的重要性,例如行政效率、軟體開發、文化發展、各項設施的管理和便利等等,以至有“一流建設,三流管理”的評價。

微觀管理落後,形成資源浪費,硬體設施也未能發揮作用,債務和赤字加劇,最終經濟成長受限,社會發展也遠為不足。

阿都拉的政策不鼓勵大型工程,而是通過微觀管理,從而改善行政效率和加強管理能力,這種做法,有助於緩和國家財政負擔,也可以提升競爭力和生產力。

大馬要改變以往奢靡浪費、華而不實的政風,還得腳踏實地的從微觀管理做起。

3.自主路線

阿都拉展延雙軌鐵道工程、主動改善馬新關係、不倉促委任副首相、撤換《新海峽時報》總編輯等行動,再再表明他有自主的施政路線,而不是之前一些人以為的“弱勢首相”,或是“馬哈迪陰影下的首相”。

100天下來,可以發覺大馬逐漸的走出馬哈迪的身影,許多以往的政策被檢討、更改或刪除。

然而,阿都拉的自主路線,並不是強勢作風,而是較為務實、柔性、貼近民意的做法。

4.親民和團結

阿都拉展現了他的親民作風,這種風格並不是建立在佳節時設宴款待萬民,而是表現在施政,以人民的角度為出發、關心社會弱勢群體的福利、重視多數人的利益而不是少數人的權益。

阿都拉也表示他是全民的首相,而不是單一族群的領袖。他比較重視整體社會的團結和諧,致力於消除族群之間的矛盾;因此,這段期間沒有出現新的劫甲濟乙的做法,也沒有區別族群的談話。

這種施政風格,對加強國民團結、維持社會和諧,以及發展多元種族和宗教社會,是一股積極和正面的動力。

總的而言,阿都拉上任100天,馬來西亞已經在改變,而且是往正確的路向前進。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他知道人民的需要,他也瞭解人民的感受,更重要的是,他真誠的扛起人民的委託,全力以赴。

在這100天,阿都拉讓大家相信,馬來西亞會更好;只要他如此持續另一個100天、1000天……,馬來西亞肯定會更好。

(本文作者鄭丁賢為《星洲日報》副總編輯兼主筆)

原載於2004年2月8日《星洲日報》(星洲互動‧供稿:鄭丁賢《布衣首相阿都拉》‧2004/06/16)

Mountebank said...

真是的,

郑丁贤这回还没脱裤,马克斯已经开始在这里叫床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