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我是草,是吗?

最终,我还是按耐不住,下手写下这一篇文章。

区区那1万2千块,就能抵偿两条生命的丧失吗?
区区那1万2千块,就能令为人父亲和丈夫的得回老婆和女儿吗?
区区那1万2千块,就能抵消他的痛苦吗?
区区那1万2千块,就能不用负责任吗?

人命如草?还是一文不值?


道路上绝大部分车祸主因是在于道路使用者。往往都是道路使用者的粗心大意以及鲁莽驾驶才会造成意外的发生。意外意外,谁都不想发生的。但是,政府及有关当局对于之前所发生过的时间没有吸取教训,还重蹈复辙。10条如草的人民,我看这样的说法很适合你们吧!


很痛心看到一个大好的青年就这样离开人世。刚毕业,然后进修高级课程,交了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也交了一班知心朋友,奈何却突然命丧黄泉。换作是你的亲人朋友,你会有怎样的想法和感受?


政府每年花钱在广告宣传,提醒人民小心驾驶,什么有睡意时前往大道喝咖啡休息,统统都是放屁。为什么从不从政策着手,严打拿破仑主义。超龄与不合格的巴士不应再被允许在道路上行驶,不合格的司机也应被革除和淘汰,去干另外一行!


当我看到佩新男朋友和亲人痛苦的照片,我心里激动和愤怒万分,恨不得那些鲁莽的司机统统被革除,干掉!我承认这篇文章是在非常激动及情绪化的气氛低下写的。但是,除了在这里有一个依靠给我发泄之外,奈何弱小的我又做的了什么?修改政策?还是革除鲁莽司机?


欠债还钱,杀人填命,天公地道。

革除鲁莽司机,就真的能赔偿回两条人命给胡家吗?



*************************************




(柔佛‧新山)在長巴慘禍中雙雙罹難的母女徐美華胡佩新週二(12月9日)早上舉行出殯儀式,一名自稱是肇禍長巴公司的代表卻在出殯儀式兩名死者遺體送入火化爐後才到來送1萬2000令吉的帛金,而家屬基於認為長巴公司缺乏誠意,堅拒收下這筆款項。

49歲的徐美華和20歲的胡佩新設在新山中華公會綿裕亭的靈柩於11時許結束出殯儀式後,胡佩新的一名姨丈在焚化場接獲了一名自稱是長巴公司代表的來電,對方表明前來送帛金。


這名姨丈與其他親屬於是從焚化場返回殯儀館與對方見面。身穿拖鞋、短褲及無領無袖黑色汗衫的長巴代表,已在此處等候。


解釋走錯路遲到


這名姨丈和佩新的一名堂哥開門見山就說對方姍姍來毫無誠意,但對方解釋是走錯路才遲到的,但胡家的親屬反問他為甚麼不在兩名死者治喪期間前來吊唁,對方則說是公司交待下才於週二早上前來。


這名代表的解釋無法讓死者親屬滿意,親屬認為兩名死者已出殯,接受對方的帛金已沒有意義,況且這也不符合華人傳統。


對方希望家屬不要和他計較,並希望親屬收下帛金,同時說出一個手機號碼,以便親屬向長巴公司負責人進一步瞭解。


在場的親屬堅拒收下,隨後他們聯絡胡佩新的父親胡松仁,胡松仁也在電話中表明拒絕接收這筆款項。


這名長巴代表見在場攝影記者在拍攝雙方的談話,不時以手半遮臉,並指責攝記未經允許不可以拍他。


雙方交談約10分鐘後,這名代表在死者親屬立場堅決的情況下只好離開,也不願回答記者的詢問。


胡佩新堂哥:恐影響訴訟


胡佩新的堂哥表示,他們質疑長巴代表在出殯後才來送帛金的舉動,並擔心長巴對方會稱這是一筆賠償金,造成死者家屬可能採取的法律訴訟行動受阻。


他說,長巴代表送來的1萬2000令吉的“帛金”,與長巴之前所言賠償每名死者6000令吉的款額“雷同”。


他指出,他們目前的心情仍很低落,尚未決定是否通過法律途徑向長巴公司討回公道,避免影響以後可能採取的法律訴訟行動,也是他們拒收對方帛金的原因之一。
胡佩新男友在火化場痛哭


徐美華和胡佩新的出殯儀式於早上10時舉行,痛失妻女的胡松仁依照習俗先行由親友載離現場,沒有送兩名死者最後一程。其餘逾30名親屬朋友則在悲痛心情下,尾隨靈車徐徐而行到火化場,胡佩新的男友潘先生在女友的棺木推進火化爐後,難過得抱著其他友人痛哭。


胡佩新與同齡的男友是在士姑來皇后國中讀書時就結識,兩人正式交往有8個月。
潘先生表示,他在事發前的晚上11時許還曾聯絡佩新,當時佩新與母親正在返回的路途上。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談話,週天早上我一直打不通佩新的手機,聯絡她的父親才知道出事了。”
詢及女友在他心目中的印象,他眼眶一紅,擺擺手不願再多談。


胡松仁車內尋獲妻女遺物


胡松仁則在出殯儀式舉行前指出,他是在肇禍長巴被運往警局後,從車內尋獲妻女的手機、身份證及其他重要證件和物品。
他慶幸妻女的遺物沒有被偷走或不翼而飛,讓他可以保存作為紀念。
另一方面,振林山區國會議員曾亞英於週一(8日)晚上特別到徐美華和胡佩新的靈堂吊唁。

星洲日報‧2008.12.10

3 comments:

Kelly said...

yeah, i am.
You are?
I never make it as my grandpa just passed away, also in an accident, being hit by a motor cyclist, aged17 without any valid reason.
I want to say i hate all those people who drive carelessly, who took away the lifes of numerous people, but if only that could make all the people i love alive.
I'm good at writing, yours making me cry.
PEI SIN is really a nice girll, i don't understand why.
Hope she really can rest in peace.

Kelly said...

*i mean i am NOT good at writing...*

Tony said...

《超龄与不合格的巴士不应再被允许在道路上行驶,不合格的司机也应被革除和淘汰,去干另外一行!》

政治不止一次要这么做,可是,引来的反弹却非常的大。搞不好,又来一个《渔民霸海》另一版本~《司机霸驶》。

事实上,也别老是指责政府没有努力。
消费者本身其实也有责任。
有些长途巴士公司,我是根本不考虑的。
我宁愿辛苦自己开车,多花钱,也从来不乘搭巴士上云顶。
选择权是在自己的手中。

还有,撇开巴士意外不谈,
每年被车祸夺走性命的国民,
基本上都是私家车造成的。

巴士意外,可以怪责巴士司机,
私家车意外呢?
没有对象可以怪责了吧?
因为驾车的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吧!
可是,那也一样是人命。

怨天尤人之前,请做好自己的本份,小心驾驶。

套用广告的经典~《你可改变结局》。

http://blog.yam.com/princ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