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全民辨翻天之混饭吃

物价高居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或商家?

马克斯有幸成为后座嘉宾的一份子,无论如何,还是要打官腔一下。谢谢终身学习局给马克斯这个机会献丑,其实我是没什么资格的,顶多也只打着个部落客的名义滥竽充数而已。结果还是给马克斯成功骗了终身学习局一片secret recipe蛋糕,混吃混吃。

台上所有嘉宾都对经济发展和贸易行业都了如指掌,反而我对着当初这个课题感到有点错愕,因为熟悉了政经文教的课题,对经济课题还只能充当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而已。同时,也对在部落圈子里交流已久的志忠见面,真的是想不到原来志忠和我是同门师兄弟,而且还住我家附近而已。所以,志忠以后喝酒,啊不不,喝茶时候记得叫我!

汽油涨价,那个Tenaga说要跟着涨。到了油价下滑的时候,它又说煤炭没跌价所以不能降价。

其实我们深入探讨一下,政府在拟定,制定和执行一系列政策的时候,似乎缺少了一定的涵盖性和深入性。我不在政府经济体系内任职,我不方便,也不懂该如何去评估政府。但是,在面对6月5号的汽油暴涨事件,政府似乎毫无警觉。所以当面对国际原油价格上升的时候,国库因招架不住而必须把成本转嫁到我们消费者的身上。

我们必须明白,国际原油价格提升导致我国必须津贴更多,这是开国多年以来无可厚非的事实。但是,这项津贴措施似乎是在开倒车。所以,当面对这一些经济危机的时候,经济预知能力差强人意的政府除了必须把成本转嫁到消费人之外,还必须从国库拿出几十亿救市。此举乃给一只tongkat站起来,而非真正协助国家进行物理治疗。

我们来看看泰国政府其中一项的政策。泰国政府早已立法规定,凡在40万人口范围内的地区只能有一间霸级市场,又名Hypermarket。但是,我们来瞧瞧同样也是只有几十万人口的槟城,不只一两间,一开就是开个6,7间。理由是什么?理由就是顾客需要我们!如果槟州前朝政府是左右脑能分开独立思考的话,我也不晓得为何能批准这样多张执照。

就拿我家乡怡保为例。怡保Bercham Road已久的Jusco隔壁是新开的Tesco,两家霸级市场同时间展开削价活动,消费人个个眉开眼笑,好不乐乎。但是,在不到1km内又开多一间Tesco。这一回可不是叫做Tesco,换了个羊皮,叫Tesco Extra!功夫简直就是一流!

很简单的逻辑思考。霸级市场越开越多,拿货流动量惊人,同时间成本也相当低。此举导致周边的中小型商家面临霸级市场的抛价活动,纷纷抵挡不住而必须反向霸级市场拿货,有者甚至关门大吉。这是一项严重打击中小型企业的商家以及消费人的措施。

物价高居不下,其实双方都有责任,只不过我认为政府是背负着更重大的责任,更吃重的角色。

全民辨翻天的确是一个很有启发性和参与性的活动。比起以往的“讲”“坐”会和所谓的汇报会来得更加好。台上和台下的互动和火花多了许多,实属难能可贵。

4 comments: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我也是去骗吃的。。。。
哈哈。。。

喝酒??我是滴酒不沾的咯。。。
不要诬赖我哦。。。哈哈

有空真的必须要喝茶。。。
原本说要载你一趟的,最后变成你自己回。。
但也是不错啦,因为你不是一个人回哦。。
你是“很幸福”地回哦。。。哈哈

tim said...

志忠现在也是辩论班的活跃分子,本来想约你们两个一同出来喝茶的,但是想到和志忠不熟,感觉好像太冒昧,现在你可以把他介绍给我认识啦。择日不如撞日。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tim,
你也是拉曼生??
我不是什么活跃份子啦。。。
也是骗吃的。。。。

为何你的部落格,我开不到的??

Tony said...

物价高居不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政府。
因为,政府一次过调高油价。

油价下调了,甚至比上涨前更低,
物价还是高居不下,矛头再指向政府。
因为,政府没有下令国能降低电费。

我只看到不断的指责,不断的怨天尤人。
当我经常从报章上看到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促请霸级市场下调物价的时候,
却没有看到任何的朝野政党,任何的民间团体站出来做哪怕一点点小事。

以前买3.50的一碗面(吉隆坡),
现在是4.00了。
政府能够下令小贩降价?

小贩说,因为原料贵了。
政府能够下令原料生产商降价?

原料生产商说,我的成本高了。
成本高?是指电费涨价吗?

好了,政府能够下令国能调低电费,
(但没有,这一点我也有点点的不满)
可是,电费占了生产成本的多少呢?
电费的涨幅和物价的涨幅,根本就不是同一比例的。

http://blog.yam.com/princ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