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Deepavali 还是 Pyramidvali

屠妖节前夕的那一个晚上,马克斯站在家的楼台,欣赏夜景以及远处频频燃放的烟花。

在燃放烟花的那瞬间,那一刹那真的很漂亮。马克斯看到的烟花情景不比国庆日和新年倒数来得逊色。高楼四处都在同一时间点燃五彩缤纷,绚丽夺目的烟火。不远处也传来阵阵的欢呼声,我想大概是印裔同胞们都在欢庆着屠妖节,一个正义战胜邪恶的日子。

在细看烟火的当儿,令我不禁联想到我之前看过的一篇文章。有关文章是命名为:“金字塔下的印度人”。的确,马克斯感触良多。

其实,到底印裔同胞们在马来西亚获得怎么样的待遇?普遍上,我们都认为大致上的印裔的生活状况和水平都不是很好,换句话说,他们的命运都比我们来得差。社会主义给我们一个都默认的概念就是那种所谓职业水平不高的都是由他们来担任。

小时候年少不懂事,常常会取笑印裔同胞,尤其是那些清道夫,或在路旁扫地的他们。长大了以后,步入社会工作才另有所思。我们华裔家庭的父母有一个马克斯非常不认同的教育方式,虽然我的父母以前也是如此灌输。

家长们都会说:“要好好用功读书,将来做什么医生,工程师。不然的话就好像[他们]这样子,要去倒垃圾了!”

or

“你要乖乖听话,不然的话mata就会来捉你!”

我们不难发现,很多家长们都是这样日复一日灌输他们的孩子。一旦孩子接受了,就会产生这样的思维。我称它为连贯思想。什么是连贯思想?

读不好书=倒垃圾=印度人,所以读不好书=印度人

如果有人说华裔是所谓的二等公民,那么印裔同胞们又何止?有谁真正关怀生活在金字塔下的他们?又或者那些清道夫,或路旁扫地的职业是否是他们愿意做的?

马克斯发现,印裔同胞们也是受尽世人冷落的眼神,一般上他们都不是获得很友好的善待。只有一小部分,例如医生,或者在大公司担任要职的,他们的家庭水平就会比一般低下层来得好。

想想下,我讲的是如有其实?还是捏造?

不要问他们怎样对待我们,先问自己怎样对待他们

4 comments:

Lexus said...

不过现在很少看到印裔同胞倒垃圾了,都是外劳在做。外劳人口已多过他们了。

KfC~d3LiCiOuS! said...

我家的教育类似:印度人=偷东西=讲骗话。我之前都停留在听了就算的想法,当我开始接触印度人后,我的界定是:印度人=雷声大雨点小=爱奉承。我真的努力找没有这些特色的印度人,真的很难,无论如何他们会有丁点这些基因。当然,其他族群也会偷东西、讲骗话、车大炮、爱奉承,但为印度人贴上标签时,这些贬义的形容词就蜂拥而出。

我们每天都在看华文报章,报道印度社群的新闻少之又少,对他们的教育和文化课题不甚理解,其实他们对于淡小的“争取”绝对不输我们华社。我们真正对印度社群的关注,是在兴权会风波之后,当然现在更关心的是被关在甘文丁扣留营无法过屠妖节的兴权会领袖的命运。在308之后,所谓具代表性的国大党犹如消失在世界上,针对国家大课题,闷不吭声。

我不大清楚现今印度社会教育普及和社会地位的程度,不过可以给个资料参考,一度被印度人垄断的司法界其中一个孕育的摇篮-马大法律系里,4年共有450个学生,印裔学生不超过25人,一年级和二年级生只有印裔女生,男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们也很惊讶,却不知道原因,答案大家去猜想好了。

我对纳吉最近说的一句话很有兴趣:巫统也有能力解决华社的问题。所以,重新为印度社群定位,我想不只是巫统、马华、国大党本身,国阵和民联成员党都应该肩负起这个责任,不要把打造bangsa Malaysia流于口号而已。撇开政党,希望印度人能自强不息,随着印度的崛起,抓紧良机,向世界招手。

keykok said...

现在不一样了,老师的职业取代清道夫了,多么可悲.

~ # JaZzzMin3 # ~ said...

hey, what's up, kian han??
kinda surprise to see your comment on my blog. it has been awhile i didnt really upload my blog, paiseh la..

Im pretty good in US..
what about you?? you seem having lots of fun in MCA, huh??
hahaha.. glad that you found sth that you really enjoy doing it.
Btw, r u still studying?